新政策环境下,教育科技企业如何迎“寒”逆袭?

善缘街0号 2021-01-07 06:00:34


近日,教育产业门户决胜网携手百度在北京举行2018年度教育产业峰会。该峰会以“新变化·新力量”为主题,来自政府、教育、科技、互联网、传媒等各界领导、专家和业内人士共聚一堂,深入探讨教育产业的发展现状及未来趋势。

峰会的圆桌论坛环节,小栈教育创始人兼CEO李博文、短书事业部总经理谢中睿、学霸君副总裁宋超、天向教育创始人史俊勋、创客匠人联合创始人唐等人,围绕一年来涌现的新政策、新技术、新模式、新业务,对科技教育、新政策下的教育等话题展开了精彩的讨论。


技术在教育企业起哪些关键作用?

主持人:学霸君,先谈一下技术在企业中起到哪些关键性的作用,从传统到创新的过程中,如何看待技术的发展?

宋超:我谈一下技术对于教育的改变。学霸君是2012年成立的,2013年上线了国内第一个拍照搜题的APP——学霸君APP。这里面很多技术都是自主研发的,包括手写识别、图象识别、文字识别和公式识别,当时还没有人说这是人工智能,当然现在大家知道这是人工智能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切入人工智能的领域。

学霸君副总裁宋超

学霸君从成立初就有一个想法:在技术改变教育的道路上一路向前,用新技术来推动教育发展。主要体现在提升老师教学效率学生学习效率两个方面。我们花了两年时间,搭建了首个人工智能教育系统,基于手写文字识别、大数据建模、知识图谱整合、机器学习等技术,可以精准还原学生的学习轨迹,刻划每个学生的个性化特征,针对每个学生的特定需求实现差异化的教育供给,从而实现精准化教学和自适应的学习。

主持人:学霸君很早就开始用人工智能赋能教育,并且在技术上做了很多的产品,很多的创新。有一个问题,烧钱吗?

宋超烧钱。

主持人:烧的钱和挣的钱谁多?

宋超:烧的钱多。

主持人:值吗?

宋超:很值。着眼将来,将来的收益更大,只要能够通过技术提升教和学的效率,让老师和学生获得想要的效果,或者这个效果超乎期待,就会收到欢迎,产生良好的口碑效应,进而形成良性循环。

主持人:关于技术,天向教育做了什么,烧钱吗,挣钱吗,有信心吗?

史俊勋:在线教育,烧钱最多的是这个行业,死得最多的也是这个行业,但还是在不停地烧。我们做的是3~10岁的年龄段,其实是必须要依靠线下的老师来做的,我们在这个领域中也是烧钱。名师不可复制,技术是优秀老师使用的一个工具,不能把它定位为取代老师的工具。

天向教育创始人史俊勋

技术会成为未来2~3年内支撑品牌很重要的一个壁垒和保障,大家其实在烧钱的同时,也是迅速和竞争对手拉开距离的一种方式。

李博文:我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个全新的视角。我是学技术的,美国计算机系毕业后就去硅谷当程序员了。在美国有两个词,一个叫科技教育,关于增进教育的各种各样的技术,我们在这个过程中怎么应用这个技术,因为我自己是一个开发者,知道每一个细节,知道怎么去找好的技术人才。所以,我们在技术开发成本上省时,又省力,还省钱。

▲小栈教育创始人兼CEO李博文

为什么我们衍生到了第二个词,就是怎么样去教技术。程序员是模块化的,人工智能有很多的开源程序,语音识别有开源的模块可以使用,我们可以选择自己开发,但不划算。我们可以借势快速开发,需要经过非常系统的计算机学习的人才。所以,回到国内后,我就非常希望国内有这么一波人才,从小开始学习计算机编程的优秀程序员。

主持人:技术可以改变未来。短书项目多大程度上会依赖科技这一块,或者在科技这一块是做了哪些创新,怎么去跟现在的教育项目和教育市场融合?

谢中睿:短书是saas模式,感谢亚马逊云和阿里云这样的云服务公司。一套软件服务系统有三层:一个叫iaas层,非常基础的传递服务;中间有一层是paas,解决的是存储和运维问题。基于这两个层,我们搭建了saas层,把所有的iaas和paas已经承接的能力更加贴合使用的场景,让完全不懂技术的人能够上手用这个产品,这是我们做的saas的部分。

短书事业部总经理谢中睿

几年前我们通过自己搭建的研发团队,整合了一整套的在线教育,现在两三千元就可以用,首先基于非常成熟的iaas和paas的服务。第二部分的saas模式有软件租用的概念,通过我们标准化的能力,同样一个产品可以有很多客户使用。

主持人:说到saas服务,创客匠人在saas很有成就和建树,说一说您对于科技的发展,或者技术怎么在你的领域里赋能教育行业?

唐宾:这个行业技术没有壁垒,尤其在教育行业,不管是线下和线上的竞争对手,同样很多,足以说明这个行业技术并没有太高深,应该说技术不是它的壁垒。我觉得最核心的在于服务。


创新如何在教育科技企业落实?

主持人:企业在服务方面做了哪些创新,如何落实,让这个壁垒更结实,服务其实很难去量化,怎么界定这个服务好不好?

唐宾:创客匠人的服务方式是一对一的,客户可以直接通过手机联系到服务人员。另外,从服务的维度来讲,从老师线上课程录制,到最终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推广,会给老师一整套的方案。

创客匠人联合创始人唐宾

史俊勋:我们说做好这个企业是一个系统性的东西,服务其实是其中的一个点。现在英语行业已经到了一个后竞争市场,我们在红海的时候发现英语行业出现了各种各样教学技术突破性的点,因为我们正好是做阅读的,实际上做了蓝海。

跟传统教育相比,我们的重点放在了技术突破上。我们的服务不外乎做这两件事:一是让老师拥有很好的教育理解力;二是能有效把自己的理解力和技术做一个结合。

宋超:2018年在创新领域,学霸君有这么几个关键点:

第一个是在技术方面,就是把人工智能赋能教育这个事情继续更深入、更紧密地与教学实践结合在一起,达到更为完善的效果,同时探索在新技术提升教学效率方面的更多可能性。

第二个是在服务方面,我们重点是要把公司做得更重一点。首先是自建教育基础设施,保证提供更好的用户体验。其次是在教学内容方面,自建教研团队,对内容进行输出。

谢中睿:短书在服务上的投入,主要分三个层级。我们是一家比较偏重于服务的公司,理解的服务最好的一个状态是不需要服务,所以我们力求不需要服务,这是我们追求的方向。

我们在服务环节中,大量尝试做人工智能,提高运营效率,形成知识库,让客户可以自主去完成,让在线服务更加高效。

第三部分,重点突出的是人工智能,产业人员和研发人员都参与进来,挖掘新的价值。

李博文:我们的产品包含了教学,也包含了平台本身。创新的方面是我们推出了线下线上的结构模式,把可标准化的内容,尽可能标化到一个自己开发的平台上,然后让老师们不再重复自己所教的内容。

我们放弃教的部分,学生很多时候需要监督。一整套教师培训体系,再辅以教学的平台,形成了一个独特线上线下的结构,让我们得以快速进入很多学校,接触很多小孩子。


2019年对教育行业有什么期待?

主持人:2019年你们对自己的企业,对这个行业有什么期待?

唐宾:知识付费现在下沉越来越严重,对内容和渠道的要求越来越高,是机会也是挑战,我们非常期待。

史俊勋:2019年对行业的担忧更多。因为教育行业整改,首先作为从业者应该准确理解管理层的智慧,然后知道下一步的策略是什么。我们希望这一轮风暴可以得到正确的执行,有这样一个监管后,对行业整体是一个利好。

现在的问题是大量的大型机构会出现,我们是品牌方,各位做技术也是在服务教育行业,如何为大品牌来做好这个服务,包括新出的各种各样的教育综合体,如何为这种教育综合体体现效果,行业在这一方面产生一些新的好的营销方面的突破。

一块钱中,6毛钱的房租,剩下2毛钱是营销费用,只有2毛钱给老师,希望这个2019年能得到改善。

宋超:近期新出台了一些在线教育政策,我们由衷说一句,总算有部门管我们了。这对于整个行业合规、有序、健康的发展,对于从业人员来讲,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所以我们对这个事情是非常肯定的,可以在相当大程度上改变过去一段时间鱼龙混杂的局面,提升准入门槛。

2019年对我们来讲是充满机遇的一年。线上教育往线下走的空间还是非常巨大的。同时随着70、80后父母成为K12学生的家长,他们对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越来越高,加上二胎政策的放开,再加上新技术,包括大数据,云计算和人工智能的发展,这些因素都在推动着K12在线教育市场往前发展,能不能抓住机遇,关键要看每个企业能不能练好自己的内功,是不是能把自己的品牌,自己的服务和口碑,往非常好的方向发展,构建自己的竞争壁垒。

谢中睿:知识付费产业是在比较快的下沉过程,一些大的机构和企业,对saas还不是太熟悉。2019年,我们希望更多的人理解和认同saas这个模式,其实在信息化这条路上,并不是每一家公司都需要自己一定要有一辆私家家,坐高铁是更佳的选择,我们短书希望做这一方面很好的高铁,能够成为大家在互联网去传授知识的一个背后的伴侣。

李博文:我们成立两年多,前年是what,去年是why,今年是how,在之后未来的日子里,2019年我希望能够做一个不忘初心的教育机构,做一个有温度的教育企业,在这波浪潮里面去做一个不影响家长焦虑的素质教育机构。


---END---

*本文来源善缘街0号原创,转载请联系授权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善缘街0号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