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营企业缺的不是难融的资 是教育

人民币交易与研究 2021-01-07 07:49:57



19日,中国股票市场开盘前就进入了“三大皆空”的局面,上证指数、深证成指、创业板指纷纷下跌逾1%,其中创业板指更是跌穿了1200点重要关口,说是重要关口不如说是信心关口,两位中国金融监管界重量级人物郭树清、刘士余,以及中国央行行长易纲分别接受采访,为股市的下跌而担忧、为股市的信心而助力。



图/视觉中国


众为民营企业融资难出谋划策


▷ 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


针对此前上市公司,通常是近期股权质押频频触及强制平仓线的民营企业,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科学合理地做好股权质押融资业务风险管理,在质押品触及止损线时,质权人应当综合评估出质人实际风险和未来发展前景等因素,采取恰当方式稳妥处理。


▷ 中国央行行长易纲:


近期一些地方政府相继出台了支持当地企业流动性的政策,对此我们积极鼓励,人民银行也正研究继续出台有针对性的措施,缓解企业融资困难问题。一是推动实施民营企业债券融资支持计划,通过信用风险缓释为部分发债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提供信用增进服务,带动民营企业整体融资恢复。二是推进民营企业股权融资支持计划,支持符合条件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起设立民营企业发展支持基金,为出现资金困难的民营企业提供股权融资支持。三是央行综合运用再贷款、再贴现、中期借贷便利等货币政策工具,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结构调整功能,支持商业银行扩大对民营企业的信贷投放。


▷ 中国证监会党委书记、主席刘士余:


民营经济是国家经济血脉的重要组成部分,民营企业的竞争力是国家竞争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民营控股的上市公司是公众公司。我们必须牢牢坚持“两个毫不动摇”,从制度和工具等多方面加强创新,支持民营企业发展。


一是增强创业板的包容性,提升创业板上市公司质量。推进新三板发行与交易制度改革,提升对挂牌企业的融资服务功能。


二是鼓励包括私募股权基金在内的各类资管机构以更加市场化的方式募集资金,发起设立主要投资于民营企业的股权投资基金、创业投资基金及债券投资基金,积极参与民营上市公司并购重组。


三是探索运用成熟的信用增进工具,帮助民营企业特别是民营控股上市公司解决发债难的问题。支持中小型民营企业发行高收益债券、私募债券和其他专项债务工具。


投资者在为何担心?


金融监管层、央行行长在为中国股票市场投资者的信心而担忧,为民营企业的发展难题找政策上的突破口,而投资者在为何担心呢?


NatWest Markets外汇策略主管曼苏尔·莫希-乌丁(Mansoor Mohi-Uddin)上周去了一趟北京,他写道,中国客户“对经济持续放缓感到担忧”,“对人民币前景感到悲观”,“对美国明年1月把加征税率从10%上调至25%这件事是否能避免感到悲观”。


不过,从资金使用方面看,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研究员刘向东昨日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民营资本投资意愿不高,需要政府从各个方面施力推动民营企业投资。


刘向东还提及,除了投融资问题,产权制度改革不完善也是一大难题,要通过构建完善的产权制度,促进生产要素的合理流动和市场化配置,让不同的市场主体公平地使用生产要素。


19日,金融时报中文网也称,中国民营企业主投资意愿锐减,而倾向于偿还美元债务和持有现金,他们在准备应对将因美国贸易关税而加剧的国内经济放缓局面。


莫希-乌丁也补充说,民营出口企业将主要把资金用于偿还美元债务,因为中国宽松货币政策和美联储加息导致了人民币贬值。Refinitiv的数据显示,中国民营企业目前不太愿意发行新的美元债券,发行新债规模呈减少趋势,尽管9月由于再融资的关系而出现季节性上升。


各地政府纷纷落实补助政策


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数据显示,从经济的贡献看,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民营企业的数量超过2700万家,个体工商户超过了6500万户,注册资本超过165万亿元,民营经济占GDP的比重超过了60%。


除了三位人士接受采访表露破解民营企业发展难题之外,多地政府已经出手、出政策驰援民营企业。


浙江省发展改革委副主任翁建荣近日主持召开支持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座谈会,指出要重视和支持民营经济发展,为民营企业创造健康有序的发展环境,促进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


辽宁省着力培育民营企业成长沃土,今年上半年,开展银企对接活动32次,其中83户企业达成贷款意向12.8亿元。


广东省政府印发《广东省降低制造业企业成本支持实体经济发展若干政策措施(修订版)的通知》,对在新三板成功挂牌的民营企业奖励50万元,对进入新三板创新层的民营企业再奖励30万元。对在省内区域性股权市场发行可转换为股票的公司债券或增资扩股成功,进行直接融资的民营企业,按企业融资金额的2%给予补助,每家企业补助资金不超过300万元。


民营企业真正缺的不是难融的资而是教育


其实,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并非仅是中国民营企业面临的中国特色问题,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或者说民营企业融资问题在中国经济腾腾上升的阶段同样也是难题,而目前,这一传统性难题在中国经济发展遭遇阶段性困难的时候被放大了,尤其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以来,还没有建立起完善的,哪怕是行之有效的信用制度、评级方法,这些制度上的不完善就无法让资金持有方的资金顺利的导向资金需求方,并最终形成资金流动上的闭环。


民营企业的融资问题之所以能在经济增长乏力阶段被放大,跟民营企业的经营策略有很大的关系,高杠杆、高负债的经营策略必然会在信用收缩、国家自上而下推动去杠杆的运动中遭到严重打击。


而说起产权制度上的不完善,又有多少民营企业曾经不是借着产权制度上的漏洞降低自身的经营成本呢?


总结来看,民营企业融资问题并非“中国特色”问题,而是世界性难题,只是这一难题在中国当前阶段,在民营企业依赖已久的高杠杆、高负债经营模式下,被动放大了,民营企业无论有没有在“国进民退”的质疑声中被国接盘,是不是在股价下跌和高比例的股票质押下被强制平仓了,都应该认识到目前难得不是融资,而是你接不接受旧有的发展模式已经落幕,已经进入边缘,应该更新发展意识,是用科技武装自己、武装企业的时候已经到来这一现实。(完)